地方频道: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非遗视点
“无限忠诚的好党员”李全洲
2019-08-26 16:10:14   来源:今日湖北   分享:
0


  ●文/李晟

  

“无限忠诚的好党员”李全洲.jpg


  【人物介绍】:李全洲,湖北省应城县人,1946年10月出生,1964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66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李全洲生前系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军一师三团特务连工兵排工兵班副班长,先后七次完成艰险任务,五次以英勇献身精神抢救阶级兄弟。1968年3月22日,在山西省长治市执行销毁收缴的武器弹药任务时,在操作中出现意外,因导火索点燃后弹回,引燃弹药堆上易燃物,在那千钧一发时刻,李全洲以自己血肉之躯扑向那着火点,试图拨除导火索消除灾患未果。李全洲壮烈牺牲,只剩下帽子、帽徽和身体碎块。李全洲献出了年仅22岁的生命,实现了自己“当兵为人民,永做毛主席的好战士”的誓言。1969年7月30日,中央军委授予李全洲“无限忠于毛主席的好党员”称号,并号召全军向李全洲同志学习,学习他无限忠于党,无限忠于人民,无限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大无畏牺牲精神,永做毛主席的好战士。

  

  童年苦涩命运多舛

  

  李全洲祖籍湖北省黄陂县,祖辈是普普通通的贫苦人家,他父亲11岁时曾流落到汉口给资本家当童工。在那个战乱动荡的年代,有一次,他父亲在江边捡柴,被日本鬼子抓住打得死去活来,扔在江边,差点冻死,之后离开汉口,随他人漂泊流浪到应城。

  

  李全洲出生时,家中生活十分艰难。母亲患病又无钱医治,根本没有奶水喂养他,只得给他喂野菜汤。他半岁时,母亲被生活所迫,用破箩筐挑着他从老家黄陂逃荒到湖北省应城县,去找给别人帮工的父亲。一路上,母子俩饥寒交迫,受尽苦难。来到应城后,一家人虽团聚,但仅靠父亲帮工的微薄收入,一家人生活依然十分清苦。

  

  李全洲2岁时,母亲给他喂野菜中毒,因家贫无钱医治,母亲把他放在破摇窝里,李全洲一躺就是四十多天,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后来甚至连哭声都没有……但李全洲最后还是闯过鬼门关,居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1949年3月,应城解放了,穷人翻身当了主人。在党的阳光普照下,年少的李全洲入学读书了。在学校里,李全洲学习刻苦、思想积极上进,11岁就当上少先队中队长。上初中后,李全洲更是爱学习、求上进。初中时的同学汪宏平、陈亚光等都夸赞他是一个乐于助人、积极上进的好学生。然而三年自然灾害,国家粮食供应困难,加之长期繁重体力劳动使他父亲病倒了,家庭经济再次雪上加霜。此时,李全洲刚读完初二上学期,为支持弟妹完成学业,为支撑这个家,李全洲不得不含泪离开校园,过早地当上一名理发学徒。

  

  “一人当兵,全家光荣”。1964年3月,年仅18岁的李全洲响应党的号召,光荣地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

  

  勤学苦练忠心耿耿

  

  入伍后,李全洲被分配到一军一师三团特务连。一到特务连,党支部就发给他一本《毛泽东著作选读》,班长小胡又送给他一本1960年《军委扩大会议决议》,对他说:“小李,好好学习它,就不会走错路。”他捧着《毛泽东著作选读》无比激动地说:“旧社会的苦永不忘,我一定把毛泽东思想真正学到手。”李全洲怀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在紧张的练兵场上,艰苦的行军途中,劳动的田间地头,如饥似渴地学习毛泽东思想。长途行军的一天晚上,大家休息了,李全洲还在写学习毛主席著作心得体会;蜡烛用完了,他又向排长借手电筒,排长叫他休息,他说:“饭可以不吃,觉可以少睡,学习毛主席著作一刻也不能放松。心得写不完,我睡不好觉啊!”排长看到李全洲学习毛泽东思想的心情这样迫切,亲自打着手电筒,让他写完心得笔记。

  

  李全洲怀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学习毛主席著作,越学越爱学。为了买一套《毛泽东全集》,他还曾跑遍附近书店,好不容易才买到一套《毛泽东全集》。他手捧红宝书说:“苦根子永不忘,毛主席胜过亲爹娘,我可以离开爹、离开娘,一分一秒也离不开毛泽东思想。”由于立场坚定,思想上追求上进,业务素质过硬,1966年2月28日,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从此,他更加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用坚定正确思想武装自已的头脑,为后来从事革命工作打下坚实基础。

  

  “当兵不习武,不算尽义务;习武艺不精,不算合格兵。”对特务连来说,除了摸、爬、滚、打等常规训练外,还要进行各种器材装备训练、熟悉车辆操作,以及各种技能如射击、游泳等训练。在训练过程中,李全洲总是神情专注,认真聆听班长的讲解,随后,自已带头做示范动作,新同志在老同志指导下手把手地动手操作,每当新战士遇到不明白的地方,李全洲总是耐心地讲解,反复示范,直到新战士熟练撑握为止。

  

  忠于人民临危在前

  

  “关心党和群众比关心个人为重,关心他人比关心自己为重。”李全洲遵照毛主席这一伟大教导,严格要求自己。他在日记中写道:“我要象王杰同志那样,一心为革命,一心为人民;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做一个人民的忠实勤务员。”李全洲处处做到革命第一,工作第一,他人第一。

  

  1966年冬,部队正准备执行支农任务,李全洲突然收到电报,说家里有四人病倒了。领导知道后,让他回去安排一下,可是李全洲认为共产党员应以革命利益为重,他对领导说:“人民是我的千万个父母亲,家庭的事再大也是小事。”领导考虑到他家里的实际困难,决定给他一些补助,他说:“感谢党和人民给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感谢毛主席的恩情。”他谢绝了组织上对他的补助。他正准备把自己节约下来的津贴费寄回家去时,恰好同班战士孙双明家里也来了电报,说父亲病重。李全洲为了使战友安心支农,立即找小孙谈心,帮助他正确地处理好个人、集体与党的利益关系。之后,李全洲背地里以小孙的名义,把钱全部给小孙家里寄去。

  

  在农村执行任务时,李全洲还亲手制作了一盏小油灯,认真学习毛主席《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等著作,他心里想的是人民,为的是同志,他走到哪里,就把毛主席对人民的关怀带到哪里。一次,连队到许家沟大队宣传毛泽东思想,他了解到第二生产队有两位老大娘都是五保户,其中管大娘还是一位烈属。李全洲在学习、工作之余,经常去照顾二位老大娘,帮助他们洗衣服晒被子,挑水和打扫清洁卫生,并为他们换上一张崭新的毛主席像。当部队离开时,他还为烈属管大娘送去半斤糖、一斤饼干、二斤盐、五斤面。管大娘激动地说:“看到你,就象看到了我的儿子一样。”

  

  李全洲关心同志,忘记自己,爱护人民胜过父母。“同志有危险,刀山也要上!”“为人民,哪怕粉身碎骨!”爆破作业是一项危险而技术要求高的工作,1965年初夏的一天,李全洲和全班同志在一个山头进行爆破训练,十二名战士精神抖擞,英姿勃勃。新战士汪玉书在导火索点火训练中,不慎提前拉着了导火管,导火索冒着青烟嗤嗤作响,汪玉书托着炸药包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在这危险时刻,李全洲抢险而上,迅速夺过炸药包,使尽全身力气把炸药包向外扔去。轰!不远处传来一声巨响,十二名战士安然无恙,避免一次严重事故。

  

  还有一次,同样是在爆破训练中,新战士徐生全失手把点燃的炸药包掉到地上,导火索直冒青烟,没有爆破经验的徐生全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便弯腰去拣。就在这时,李全洲挺身而出,拉开徐生全,飞起一脚,把炸药包踢到悬崖下,保护了在场战友。

  

  苦练基本功,掌握过硬技术本领,是连队对每个战士的严格要求。在一次游泳训练中,战士陈水三不慎滑入深水中,突感身体不适,手脚乱打乱蹬,水性很好的李全洲见状,一个猛子扎下去,迅速潜入深水中,用双手将陈水三托起,和班长一起奋力将陈水三救上岸。

  

  干革命,就得不怕吃苦。1966年冬,李全洲随部队到许家沟宣传毛泽东思想,当地贫下中农正热火朝天地修建清池铁路。一到工地,李全洲像有使不完的干劲,哪里有重活,李全洲就到哪里干;哪里危险,就战斗在哪里。一天,李全洲正在一个深沟边铲土,16岁的青年许纪存看到铺路用的基土供不上,就自告奋勇地用独轮车推土,因身体不够壮实,怕翻车,许纪存将胳膊缠在车把手上,当他经过一条六丈多深的沟边时,在一个拐弯处,下坡时,车身向前猛的一倾,小许身轻力不足,没能把车身压住,反被车子把他吊了起来。眼看连车带人就要摔进深沟里,眼疾手快的李全洲见状,猛冲上去,拦腰紧紧抱住小许,大喊:“撒手!撒手!”但因小许的胳膊被车绊缠住,车重坡陡,车子带着他继续向沟边滑,在这危险的时刻,李全洲面不改色,心不慌,用尽全力把许纪存向后猛地一拉,小许挣脱了车绊,车子滑向了深沟,车架车把都摔折了,许纪存安然脱险。民工们激动地说:“李全洲为了咱民工们,真是不怕苦,不要命。”

  

  李全洲和战友们在执行支农任务中,向广大贫下中农热情宣传毛主席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理论。李全洲无比激动地说:“共产党员一颗红心应献给毛主席,按党的方针政策办事。”为了向广大贫下中农宣传毛主席的最新指示,他从这村到那村,总是一路小跑,身上的棉衣都汗湿了,有人问他为啥跑得这么急?他说:“落实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就是要争分夺秒。”

  

  他和贫下中农一起,开忆苦思甜会,吃忆苦思甜饭,认真学习党的方针政策,每天睡觉很少,体重下降十多斤。他却豪迈地说:“饭可以少吃,觉可以少睡,路可以多跑,肉可以掉十斤、二十斤,一定要把毛主席的指示尽快落实!”他还帮助他所在支农大队的党支部副书记李春生站出来革命,带领群众狠抓革命,猛促生产。这一年,这个大队获得丰收,由缺粮队变成余粮队,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一万多斤粮食。

  

  光荣牺牲实践诺言

  

  1968年的一天,老战士退伍的通知传达到部队。这天晚上,李全洲正在学习毛主席的光辉著作《将革命进行到底》,连长走过来问他:“全洲同志,你的服役期快满了,有什么想法?”李全洲说:“连长,我是共产党员,脑子里时刻想着七亿人民。我要把自己完全彻底交给党安排,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革命到底就是我的方向。为革命,我要使完最后一点劲,洒尽最后一滴血!”

  

  就在这时,上级命令李全洲所在的连队开赴某地区执行任务。李全洲第一个向党支部交了决心书。想到立即要投入战斗第一线,心情十分激动,他取下军帽,在军帽上端端正正地写上七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将革命进行到底”。他意气风发地踏上新征途。

  

  一次,连队收缴来一箱爆炸物,因这箱爆炸物的灵敏性很强,震动大了,撞击重了,随时都有起爆的危险,必须尽快运到山沟里销毁。李全洲主动请缨,愿去完成这一艰巨任务。出发前,司机考虑到驾驶室震动较小,要求李全洲抱着木箱坐在驾驶室里。李全洲说:“预防万一,我坐在车箱里较好。”汽车沿着崎岖的山路缓慢行驶,但车身震动仍很大,每前进一米,对李全洲来说都是一个严峻考验。走了一段路,司机实在放心不下,把车停下来,只见李全洲把木箱紧紧地抱在怀里,和驾驶室保持一定距离,神态十分镇定。一米、二米……一公里、二公里……李全洲和司机终于把爆炸物安全地送到目的地,出色地完成任务。李全洲勇于挑重担的精神受到连队党支部的表扬。

  

  1968年3月,中央军委发布命令:“收缴销毁‘“文革”’期间派性武斗时期制造的不合格武器弹药”。李全洲所在的部队特务连奉命前往山西省长治市支左。

  

  3月22日,李全洲带领十一名战士去执行销毁一批爆炸物的任务,为安全完成这项任务,他充分认识到执行这项任务的危险性,便和同志们事先勘察了两天,精心选择了一条深达三十米的峡谷作为销毁场地,然而这对于安置和销毁爆炸物的工作增加了许多困难,但李全洲却说:“这地方好!我们多一点劳累,就会少一点风险,可以更好地保证群众的安全。”

  

  来到峡谷的崖边,李全洲和战友们小心翼翼地把爆炸物从崖上运到崖下,李全洲沉着地从战友手中接过爆炸物并搬到峡谷里,亲手一层层地垒好,然后让同志们到指定的地点隐蔽好。一切准备就绪,新战士小谢说:“副班长,让我来点火吧!”李全洲关切而又果断地说:“这危险,还是让我来!”

  

  李全洲看到最后一位同志进入了隐蔽位置,才来到爆炸物旁。山沟里静悄悄的,同志们注视着李全洲的动作。李全洲点导火索时,意外情况发生了:只见李全洲身下突然闪出一片灼眼的火光,一股浓烟冲天而起!“轰隆”一声巨响,地动山摇……

  

  崖上的战友,向着浓烟滚滚的峡谷冲去,焦急地呼喊着:“副班长,副班长,副—班—长!”

  

  天空,阳光光辉灿烂,

  

  山头,松柏郁郁葱葱。

  

  峡谷,悲歌回声震荡,

  

  连队,英雄精神悠扬。

  

  李全洲,这个英雄的名字,震荡在太行山麓,回响在清漳河畔!无限忠于毛主席的好党员,22岁的李全洲同志壮烈地牺牲了。他用鲜血和生命实践了生前的诺言:“为革命,为人民,哪怕粉身碎骨,我也是红心永向毛主席!”

  

  李全洲牺牲后被安葬在当时部队所在地河南省安阳市,中央军委在武汉召开授予李全洲“无限忠于毛主席的好党员”称号命名大会,在全军广泛开展学习英雄的热潮,对促进部队的全面建设产生深远的影响。

  

  李全洲的英雄事迹被写进了武汉市的党史。1970年7月3日,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发表长篇通讯《无限忠于毛主席的好党员——李全洲》,系统介绍了李全洲的英雄事迹。武汉市革命委员会发出《关于深入学习无限忠于毛主席的好党员——李全洲同志的通知》。7月9日,武汉市革委会举办李全洲事迹展览会。之后,《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解放军画报》等报刊,都以大量篇幅介绍李全洲的英勇事迹。

  


  参考文献:

  

  ①《无限忠于毛主席的好党员——李全洲》,上海人民出版社,1970年7月。

  

  ②《无限忠于毛主席的好党员——李全洲》,武汉部队政治部宣传部编绘,1970年7月。

  

  ③《好党员李全洲》,应城文史资料(第十八辑)城中50年专辑。

  


(编辑:卜居)

技术支持:湖北报网新闻传媒有限公司

今日湖北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13014481号-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备案号:4201060200352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