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宜昌网站>社会新闻

大学生情侣借贷几十万挥霍 欠10多万未还起争执

原标题:大学生情侣借贷几十万花钱如流水 家长已还40余万 眼下还欠十多万 谁来偿还起争执

“男朋友用我的身份证,办了3张信用卡,向8个网贷机构借了钱,现在还有约10多万元的借款没有还,他不承认这笔债务了,让我自己还,我根本无法偿还。”7月3日,女大学生小覃(化名)致电本报,希望男友能现身还债。

他用我身份证借的钱 现在要我来偿还

7月3日中午,记者在城区黄河路一家酒店里,见到了23岁的小覃和她的家人,小覃是甘肃人,现为某高校大三学生。

小覃说,大一入学时,她与同校的小雷(化名)相识,成为恋人。小雷曾告诉她,自己家里条件很好,小雷用她的身份证在银行、借贷平台办理信用卡和贷款的事,她也是知情的,因为相信小雷有偿还能力,每次借款时,她会把手机给小雷操作。

小覃在一张信笺纸上记下了欠银行和借贷平台的贷款明细,其中包括:浦发、光大、民生银行的3张信用卡,透支金额共38500元;捷信金融、招联金融、来分期、拍拍贷、你我贷、闪银、分期乐、有用分期等借贷平台上的借款共9万多元。“2016年刚认识时,他就花3万多元买了辆二手车,两个月后1万多元卖掉了,随后不到一个月,又花3万多元买了辆二手车。”小覃说,借款都是小雷操作的,借出来的钱也是小雷花的,小雷平时出手大方,特别好面子,每次带她出去和同学、朋友吃饭、唱歌,几乎都是小雷买单,眼下小雷不承认欠下的债务了,让她去偿还,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借的钱都花她身上了 她理应帮助还贷

当天,记者联系上了在外地实习的小雷。

小雷说,恋爱3年,小覃所有的花销都是他支付的,如租房费、生活费,买化妆品、衣物、手机,寒暑假来往的机票、火车票等等。小覃平时消费比较高,做美甲、美容动辄大几百元,一张充值卡就是3000多元。买这些东西的钱,大部分是从借贷平台借出来的。“我还帮她还着各种网贷。”小雷说,除小覃所说的8家借贷平台外,之前还有名校贷、优分期、花无缺、校园e贷等借贷平台的债务,都是由他还清的。

还贷的钱是从哪来的?小雷说,父母给的生活费和他在校外打工挣的钱基本上都用来还债了,可这些钱远远不够,父母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为他还款28万元、11万元和7万元,合计已经超过46万元了,他也没脸见父母了。

小雷把几年来通过支付宝、微信、银行转账给小覃的部分明细单发给了记者,加起来金额达20多万元。

小雷的父亲田先生(化名)告诉记者,他在外打工,每月工资3500元,妻子当月嫂,每月工资4000元。3年来,为给两个孩子还借款,他和妻子提前支付了工资、卖掉了家里的车,借遍了所有的亲戚,现在小雷还有5万元的借款没还,家里实在是想不出办法了。

汪先生(化名)是一家餐厅的负责人,也是小覃和小雷的朋友。他告诉记者,认识小覃和小雷3年了,两人平时的消费水平确实比较高,据他了解,两人的借款主要是花在了吃喝、购物、旅行等方面。

谁签字谁负责

7月10日,记者采访了中南民族大学社会心理学家刘芳,刘芳介绍,一些学生确实存在不理性消费和攀比现象,尤其是分期付款购买数码产品等“奢侈品”,忽略了超前消费暗藏的危机。现在学校在应对校园贷方面也有一些强有力的措施,通常隔一段时间就会一个班一个班的做调查,统计借款人数及金额,由班主任和辅导员挨个了解情况,然后联系家长解决问题。

湖北普济律师事务所毛良燕律师认为:按照法律的规定,谁签字谁负责。小覃明知小雷用她的身份证来借贷,还是签字了,按理就应该对这个事情负责。对小覃所提及的小雷曾口头承诺由他一人还款的事,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无法认定。相关部门打击的是高利贷,但如果年利率在24%这个合法的范围内,借贷行为本身并不违法。如果两个学生一直不还款,借贷企业可向公安机关报案,提起诉讼。如果学生消极应诉,会对他们造成不好的影响,到时候可能会上老赖“黑名单”,“上了‘黑名单’,不仅要还钱,还会给个人信用留下污点,坐飞机、高铁,考公务员,注册公司等等都会受到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