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武汉网站>武昌起义

武汉专车司机连开14小时倒在驾驶室 入职仅43天

原标题:专车司机连开14小时倒在驾驶室,行业内超长时间驾驶成常态

7月8日21时许,入职仅43天的曹操专车司机王雄,在连续工作约14小时后倒在驾驶室,十多天过去了,至今仍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内昏迷不醒。其主治医生称,49岁的王雄较大可能是由于过度疲劳加上年龄偏大造成的脑溢血。针对此事,曹操专车方表示目前仍在等劳动局的工伤鉴定结果,以及医院的最终鉴定。

专车司机超长时间驾驶绝非个例,疲劳驾驶带来的交通安全隐患,也让乘客感到担忧。

司机工作14小时突发脑溢血

7月8日,与往常一样,家住武昌的王雄早早地起床。早上7时28分,他接到了当日第一单,连续工作约14个小时后,王雄最后一单定格在了当晚9时07分。

王雄是在华中师范大学附近桂元路与珞喻路交会处被人发现的,当时他躺在驾驶座上不省人事,一位好心市民用王雄的手机拨打了其妻子杨女士的电话。杨女士请求好心市民帮忙拨打了120,将丈夫就近送到解放军武汉总医院。赶到医院的她怎么也不相信,早上还好好的大活人,怎么就倒下了。“希望我亲爱的老公快点醒来。”10日凌晨4点,守候在重症监护室外的杨女士更新了朋友圈,此时,离丈夫被送到医院已经过去整整31个小时了。

王雄的主治医生介绍,王雄极有可能是因为过度疲劳造成脑溢血,且出血部位是脑干,情况十分严重,目前还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只能采取保守治疗。

开专车“白加黑”已成常态

今年5月27日,王雄经朋友介绍,成为曹操专车平台的一名专职司机,还没等到拿第一份工资,他就倒在了驾驶室。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像王雄这样,超长时间驾车的现象,在曹操专车司机中,并非个例。

曹操专车司机王师傅上个月积分档位是A+,拿了8000多元工资。他说,“虽然排在前面,但是一直怕别人超过自己,上个月每天平均跑了12个小时。”他介绍,专车司机“白加黑”连轴转是常态。

据介绍,曹操专车司机的绩效工资实行积分制,从A+到D档分成7个档位,月积分排名前5%的司机可获得5600元的绩效工资,如果积分排在D档只能拿1750元的基本工资。“你不跑,别人还在跑,积分就会掉档。”王师傅说。

曹操专车平台负责人称,公司只要求司机在线时长达到8小时,同时规定在用车高峰时段的五个小时区间内必须上线。

记者发现,由于曹操专车平台只规定了在线时长的下限必须达到8小时,但却没规定在线时长的上限,在线时长超过8小时,约车平台也不会强制司机退出。正因为如此,司机为了多接单提升积分,只好不断地延长工作时间。

公司负责人称不鼓励司机疲劳驾驶

对于司机是否因为疲劳驾驶而引发脑溢血,曹操专车武汉公司负责人进行了否认。“不存在疲劳驾驶,通过调取后台数据,发现王雄的工作时长很多时候基本在八小时甚至更短。”

对于积分制与司机超长时间工作的关联性,这位负责人同样进行了否认。“积分制只是促进后面的司机向前面的司机去学习。上线是为了完成工作时长,接单是为了完成服务时长。”

该负责人还表示,如果司机工作时间超时了会有弹窗提醒,以及通过人工致电要求司机休息。“我们按照《劳动法》规定工作要求在线八小时,并不鼓励司机去疲劳驾驶,在司机入职培训的时候,已告知要在身体允许下上路跑车。”该平台专车司机李师傅也表示:“平台方确实会提醒不能超时工作,但这形同虚设,谁都想多跑几个小时,赚更多的积分。”

目前,曹操专车武汉公司市场运营部经理温泉表示,由于王雄目前处于昏迷状态,公司从人道主义角度先行垫付一部分医疗费,相关情况已按流程报至公司总部,待回应。目前,双方还在等待劳动局和医院做鉴定结果。

■声音

管控专车司机疲劳驾驶行为

专车司机因疲劳发生意外,专车平台及专车司机应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湖北省首义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国宏表示,只要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因工作原因或在工作途中员工受伤均属于工伤,伤者医疗费用应由雇佣单位承担。另外,专车司机在工作时间内发生交通事故导致乘客受伤,应由平台方承担责任。如果事故原因是由于司机自身原因导致的,平台方可在追究司机责任。

武汉市客管处负责人称,网约车平台必须保证运营安全,对服务中发生的安全责任事故等要承担先行赔付责任。目前,已经责令曹操专车平台向社会做出相关解释。

经常使用专车的吴女士说,专车司机疲劳驾驶既是对自身安全的不负责任,更是对乘客和路面其他人员的安全不负责任。希望相关管理部门加强专车运营平台的管理,管控司机疲劳驾驶行为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