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民生>健康

叶旭军:要让“失能老人”老有所养

个人名片:

叶旭军,现任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老年病科科主任、全科医学科科主任、综合医疗科科主任。湖北省微循环学会老年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湖北省健康管理学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湖北省医学会老年病学分会第六届委员会委员,武汉老年医学会第六届理事会青年理事,武汉市中医药学会第一届中医老年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湖北省老年保健协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至今从事临床医学内科呼吸和老年病工作已21年,在老年呼吸系统疾病和老年慢性病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QQ图片20180528112411.png

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有一个专门为老年患者设立的科室——老年病科。学科按亚专业分为六个病区,共175张床位。每一亚专业和涉外病房各为一个病区及护理单元,独立诊治老年病各亚专业慢性病及疑难危重疾病。叶旭军作为老年病科主任,将“以病人为中心”作为唯一宗旨,提升技术水平,强化硬件设备,完善服务体系,赢得了老年患者的信赖和社会的广泛赞誉。

 

使老龄化问题深入人心

目前,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了2.12亿,占总人口的15.5%,中国提前迎来老龄化社会。一方面,中国呈现出“未富先老”的状态,高龄化趋势显著,“空巢”老人迅速增加,各地涌现大量的“留守老人”。另一方面,由于老年人各种组织器官的功能逐年老化,因而适应力减退,抵抗力下降,各种疾病的患病率增加,人一生中的三分之二以上的医疗花费发生在老年。在医疗上,老年患者与非老年患者有太多的不同,老年人疾病的预防、治疗和康复等问题不但困扰着患者本身,也为家庭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叶旭军所在的中南医院老年病科建于1956年,是我国较早建立的老年病科之一。经过数十年建设,它已经发展成为集临床医疗、教学与科研为一体,多学科团队结合的专科,开设有老年心血管、呼吸、消化、内分泌、肾病及神经内科六个亚专业,并设有涉外病房和老年病专科门诊。据他介绍,老年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中南医院老年病科的患者平均年龄达80岁,大多数患者存在多器官功能衰退、多病共存、病情复杂等特点。随着年龄增长,老年人的机体出现一系列衰退性的变化,主要表现为组织器官储备能力减弱,各种功能衰退,免疫功能下降,对内外环境的适应能力降低,容易出现各种慢性退行性疾病;这些老人发病缓慢、临床表现不典型,多种疾病同时存在,病程长、恢复慢、并发症多。

老龄化带来的一系列生理、心理变化及老年疾病的特点决定了从事老年医疗专业人员必须具备一定的职业素质。医者要有高度的责任心、爱心、细心、耐心和奉献精神;要有“慎独”精神,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主动地对老年人的健康负责;要具备良好的沟通技巧和团队合作精神,能在不同情况下给予老年病人科学的治疗和护理;要具有博专兼备的理论知识和精益求精的专业技术,具有准确敏锐的观察力和正确的判断力,能及时发现老年病人各种细微的变化,做到防微杜渐,确保高质量的医疗和护理服务。

但是,仅有一支专业的老年病医疗团队是远远不够的。叶旭军指出,当今社会老龄化问题严重,原因还在于缺乏全民性认识,国民对老年病的认识不够,对重视老年医学和老年健康的认同度不够。“临床救治的患者,即使当时治愈了疾病,如果不具备健康的理念,不改变生活方式,疾病还会复发。在救治患者之余,关心患者的身心健康,把正确的疾病防治知识传递给患者和家人,也是医生应尽的责任。此外,临床医生诊治患者,只是针对一个或若干个患者,获益的是社会中很小的一部分群体。从疾病预防的角度去影响社会,使老龄化问题深入人心,让更多的人拥有健康的理念并从中受益,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QQ图片20180528112456.png

“失能老人”老有所养

2016年“两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提出,“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弘扬敬老、养老、助老社会风尚,建设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推动医疗卫生和养老服务相结合、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通过购买服务、股权合作等方式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增加养老服务和产品供给。”

叶旭军在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做访问学者期间,曾通过研究学校老年病研究所和实地调研了解当地人对待老龄化的态度,他深切体会到“对老人的供养度衡量着社会的文明度!”这句话的分量。

“年轻的我们有足够的精力、能力和时间去获取相应的社会和自然资源来维系自身在社会上和自然界中的存在,并不断拓宽自己的影响,从而获得更多的可支配资源,达到人生的良性循环。可是当我们渐渐老去呢?我们的精力不再充沛,能力也渐渐退化,基于时间的预期无奈地被缩短……这就是自然。自然而然地我们获取的社会和自然资源将会越来越少,人生不再是良性循环,而是愈加趋近于‘坍塌’。幸而,人具有群体性和社会性。群体性和社会性的最大功用就是减缓这种‘坍塌’。所以对老人的供养度衡量着社会的文明度!人心都是肉长的,谁都会有年老体衰的那一天。当我们老去,无力于应酬周遭变故,除了感受着我们的后代、亲友的关心,还感受着党和国家给予我们的公平保障,是时,我们将是何等地感激。这种若能预期的感激之情一直都是国家稳固之基,纵观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纵观本届政府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14次提及‘养老’,说明我国的养老问题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当前我们面临着老龄化社会的加速到来,社会资源和现状不匹配,经济、医疗水平有限,探索一条合理的养老制度之路还很长。”对此,叶旭军倡导人人增强发展老年医学、促进老年健康的意识,不仅医生团队要专业敬业爱业,普通人也要用基本的医学知识和正确的老龄化观念武装自己,积极应对社会老龄化。

“中国未富先老,老龄化社会提前到来,‘失能老人’老无所养就是一个大问题,我们老年病科医生要做的就是实现人性化服务。”中南医院老年病科一直坚持在武汉市水果湖茶港小区进行社区教育,为老干部、老红军进行健康教育;积极开展援疆、援藏、援基层工作;自2011年起,为研究慢性病及长寿影响因素,中南医院老年病科连续5年深入长寿之乡钟祥农村,探索长寿的奥秘……“下一步,医院要向老年病全面专科化发展了。”叶旭军介绍说,“我们算是探索医养结合模式的先行者吧,合理的养老体制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探索出来的,‘老有所医,老有所养’,这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在我国,以心脑血管疾病、恶性肿瘤、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糖尿病等疾病为代表的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发病率和相关危险因素发生率持续上升。为此,2017年,中南医院将建立老年慢性病健康管理门诊,届时医院会将老年病专科进一步集中,为老年病患者实现一站式服务。

 

“零投诉”令患者放心

在医患关系不容乐观的今天,叶旭军却认为:“我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人慢性病管理意义重大。面对多种疾病并存、多种药物共用、各器官功能衰退、生活能力减退、思维方式独特的老年群体,老年病的治疗和预防使我们面临新的挑战。针对老年人的特殊性,如何在防治老年疾病、延长寿命的同时保持良好的生活质量,作为一名老年病科医生,应有更多的追求,承载更多的社会责任。”

叶旭军说,美国的医疗体制环境,无论从国家财政的投入、社会福利等机构的有机结合、医疗纠纷发生后的高效处理、及媒体对医疗事件的报道谨慎,都深刻反映出美国医疗卫生事业的成熟和健全。美国医疗体制改革起步早,经过长期的实践探索,已经形成了良性循环。也因此说明了每个国家的发展道路都是有规律的,每个国家的医疗体制环境也会因为自身的国情而经历不同的探索,“近些年我国一直在改善医患关系上下力,医患关系也在逐渐好转。”

医患沟通并不是一个新生事物。自从疾病出现的那一刻起,医生与患者就成了同一战壕的战友,医患沟通也成为这场对抗疾病战役中不可或缺的一环。2003年,尚在攻读医学硕士学位的叶旭军是一名主治医师,一个病情症状类似非典的老先生在求治无果的情况下找到了他,“当时人们害怕非典,即便只有一丁点可能也会对它敬而远之,但是我是医生啊。”他接下了这名病人,检查后确诊老先生是甲流,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便康复了。医生治病救人是天职,但老先生知道,他是冒着被隔离的危险在救自己,在此后的13年里,老先生每年都会定期去叶旭军的诊室,名为体检,实则是在向一位好医生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医生的经验来自患者,你诊治患者越多,水平就越高,所以医生要真心感谢患者;但患者也要感谢医生,没有医生,谁给患者看病?叶旭军一直强调,改善医患关系是在双方共同的努力下促成的,医患之间应该要相互感恩和理解。

对叶旭军而言,做医生是一种信仰,是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医生治疗患者的过程很难用金钱和薪水来衡量,只能用“德”来衡量。医生治病在于积德,积德越多才能承载万物,这份德不单是为自己,而是为科室,为医院,为社会,更是为医学事业积德的事情!叶旭军率领他的团队以精湛的医术为无数老年患者解除了病痛,科室里“零投诉”真正做到了让老年患者放心。

作为医者,他孜孜不倦,锐意推行仁心仁术;作为科室主任,管理事业栉风沐雨,浩荡前行。如今,经过数十年建设,叶旭军所在的老年病科已经发展成为集临床医疗、教学与科研为一体,多学科团队结合的专科。展望未来,他始终坚信: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标志就是全体老年人老有所依、老有所养、老有所尊、老有所乐!

QQ图片20180528112531.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