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民生>健康

在非洲建立一支不走的医疗队 

——访湖北省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对外交流合作中心主任邹霞

个人名片:

邹霞,中共党员,研究生毕业于武汉市委党校法学专业。1983年供职于东西湖人民医院,后于东西湖区委政策研究室工作。1993年调至湖北省卫生厅外语培训基地(现更名为湖北省卫生计生委员会对外交流合作中心),参与援外医疗队后勤管理工作。2003任基地副主任,分管援外工作。2011年至今任对外交流合作中心主任,曾分别于2012年、2016年赴莱索托和阿尔及利亚。

QQ图片20180528112745.png

国际医疗卫生合作是南南合作的重要形式,中国政府历来重视与亚非拉国家的医疗卫生合作,并积极参与国际医疗援助。中国·湖北医疗队,54年的坚持,那种永不褪色的红色记忆,根植于非洲人民的心中,就像是中国几代人传颂白求恩大夫一样。54年的坚持,是阿尔及利亚二十四批3151名医生的坚守,是莱索托十一批121名医生的继承。如今,他们已然成为了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中坚力量。

 

一伸手就是半个世纪的守望相助

20世纪60年代,社会主义作为一个新生的政治制度,受到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跟随,争取民族独立解放的斗争在发展中国家风起云涌,19627月,北非阿尔及利亚人民经过长期抗争终于摆脱了法国统治,赢得了民族解放和独立战争的胜利。但是,新生的阿尔及利亚随着法国撤走所有的合作项目,陷入了缺医少药的社会困境。人口平均寿命不足48岁,全国只有不到500名医生(其中一半是阿尔及利亚人),却要满足超过1050万人口的医疗需求。肺结核、霍乱、伤寒等疾病蔓延,侵蚀着数千人的性命,每1000名新生婴儿中就有超过180人死亡。当年年底,阿尔及利亚政府通过国际红十字会向全世界发出紧急呼吁。

1963年初,刚刚走出自然灾害阴影下的中国政府,第一个响应阿尔及利亚政府的呼吁,迅速组建了一支以湖北省医疗技术人员为主的24人援外医疗队来到阿尔及利亚赛义达省,从此拉开了中国同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卫生合作与援助的帷幕。中国第一支医疗队帮助阿尔及利亚人民解决了看病就医问题。这件事情在非洲国家传开,尤其是北非地区,很多国家先后发出请求,希望中国派出医疗队。19974月,按照国家整体外交部署,湖北省援莱索托王国医疗队正式启程。自此,湖北省承担了阿尔及利亚和莱索托两国的援外医疗工作。

孔子曾说过,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自1963年起,湖北省在54年达半个世纪里,持续向阿尔及利亚和莱索托派出医疗队,推动了受援国医药事业的发展,彰显了一个大国对国际责任的担当。

“中国第一批医疗队员来自湖北、北京、上海、天津等省市,此后援阿医疗队任务全部由湖北省承担。医疗队于1963年建立第一个医疗点后,逐渐扩展,到1987年已经增至12个点,最多时达到23个点,遍布阿尔及利亚全国。半个多世纪以来,湖北省共派出二十四批共3151名医疗队员赴阿。”邹霞说,目前,湖北省向莱索托也派出了十一批共121名医疗队员,中国援外医生自踏上非洲大陆起,一直奔走在对抗疫情的第一线!

 

为受援国留下一支“永远不走的中国医疗队”

“西方国家普遍施行主治医师制,即医生与患者是一对一的关系,经验丰富的好医生会有很多患者,并且他们不能随意离开自己的病人,所以参与国际援助的多是志愿者、民间社团或无国界组织。真正由政府选派优秀医生到非洲、拉丁美洲、亚洲和太平洋一些岛国去支援当地医疗卫生事业的,全世界只有中国。”

QQ图片20180528112816.png

据邹霞介绍,湖北省援外医疗队均由各医院骨干力量组成,被选派的医生都具有主治医生以上资质,不仅在业务上能够独挡一面,还必须具备良好的身体素质和快速接受新生事物的能力。根据阿尔及利亚和莱索托的需要,中国选派的援外医生来自不同专科,以妇产科居多,经常是80个医生里面40%都是妇产科医生,其中也不乏儿科、脑外科、麻醉科、放射科、针灸科和五官科等科别。

另外,除了输送医务人员,湖北省还带去了必需的药品和医疗器械,既保障了援外医生顺利开展工作,又帮助受援国家医疗机构提高了基础设施水平。“对病例进行分析是确诊病情的依据,但在一开始,阿尔及利亚和莱索托并没有相关设备,于是我们的援外医疗队就带去了这些设备,手把手地教当地医生如何为每位病人建病例。”

湖北省援外医疗队在受援国毫无保留地向当地医生传授医疗技术,为当地培养了一支支带不走的医疗队。他们在为普通百姓治病祛疾的同时,还为首相、议长、各部部长、警察总监等高层提供优质的医疗保健服务,既加深了两国人民的友谊,又通过国际医疗援助平台,为我国的卫生对外合作交流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成为让世界尊敬的“中国医生”

由于阿尔及利亚和莱索托曾分别是法英殖民地,当地的医疗体制也都保留了西方特色,如医生不仅能在医院供职,还可以开设自己的私人诊所,因而,医院根本就没有“加班”的说法。另外,当地医生一个月内夜班排班不能超过十次,这也给中国医疗队带来了极大的工作压力。

“援外医疗队对医生的选拨要求非常严格,而我们这些在国内属于专家级的医生们一踏上受援国的国土就立即开展工作,不分级别,全部参加24小时值班,手术随叫随到。”邹霞说,中国的援外医生们不但拥有过硬的医治水平,他们敬业奉献的医德医风也得到了当地民众的充分肯定。在阿尔及利亚,有很多人取了同一个名字“西诺瓦”,这个名字来自法文音译,直译成中文是“中国人”,孩子的家人为刚出生的小生命取名为“西诺瓦”,以此来感谢中国人。

200512月,莱索托首相莫西西利专程来汉,看望支援莱索托医疗队医务人员,这是作为我国援外医生最多的省份的湖北,首次迎来看“亲戚”的外国政府首脑。2013年,在中国派遣援非医疗队50周年之际,阿尔及利亚邮政部门专门发行了一套纪念邮票,其中一枚邮票上,非洲地图上树立着一根象征医疗的蛇杖,蛇杖旁是阿中两国国旗化成的翅膀,蛇杖顶部是太阳散发着光芒,寓意“中华民族的优秀使者”为非洲大陆的病患带来了关怀、光明与希望。201610月,在第十批援莱索托医疗队回国之际,莱索托王国卫生部部长和中国驻莱索托大使对中国援外医疗队作出了“成绩卓越,贡献卓越”的高度评价。

然而,援外医生们在收获赞誉的背后是个人利益巨大的割舍。援外医疗队所到之处都是贫穷落后地区,和国内生活条件相比形成巨大落差。被选派医生一般都正值而立之年,对生活充满憧憬,而两年任期(援助英语国家医疗队任期从2015年起改为一年)的援外工作使他们根本无法照顾家庭。他们有的撇下刚刚出生的孩子,有的家里老人生病,甚至是去世,他们也无法回家。不仅如此,身处异国他乡的援外医生还要面对各种传统和非传统的问题。自然资源匮乏和疟疾、艾滋病、枪支泛滥、战争等方面的危险因素随时危及他们的人身安全。“我们的援外医生曾经告诉我,如果他们因职业暴露感染上了艾滋病,就只身留在非洲一直做医生,再也不回来了。”邹霞说,中国援外医疗队不仅贡献了自己高超的医术,更是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来促进国际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

54年来,中国已有50位医务人员牺牲在援外的工作岗位上,其中湖北省就有3人。我省援外医疗队员以高尚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和伟大的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情怀,始终铭记重托,从湖北到北非、从驻地医院到沙漠地区,义无反顾地投身援外医疗事业!”邹霞一再肯定援外医疗队在中国外交上的杰出贡献,表示一定要落实好援外医务人员相关政策和待遇,他们是新时期最可爱的人,理应得到全社会的认同!

 

探索让双方都认同的新模式

“从开始医疗援外工作,我国就一直在探索能够让双方都能认同的合作方式。改革开放后,进行了中国从‘无偿外交'到国际通行的‘共同负担’原则等尝试。”邹霞说,除此之外,由于受援国医院医生数量少,很多医疗工作都是由我国医疗队来承担,时间一长,就让当地医院觉得医疗队这样做是理所应当的了。为了改变“赤脚医生”形象,中国医疗队逐步要求往大城市去,而不仅仅在艰苦落后地区。同时,在选拨援外医疗队时,改变了“三代政审”的方式,避免业务能力和政审资格的冲突,让更多人参与到医疗外交工作中。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中国在逐步加大对发展中国家的卫生援助,以提高受援国医疗卫生技术水平和医疗卫生事业发展能力,不断总结经验,创新形式,改革管理机制,实现援外医疗队的可持续发展,支持受援国卫生事业的可持续发展。中国医疗领域援外方式正在寻求新的突破,在今后的援外医疗工作中,将持续探索实现六个结合,即长期派出和短期派出相结合,常规技术和高端技术相结合,医疗服务和医学教育相结合,“走出去”和“请进来”相结合,现代医学和传统医学相结合,政府与民间相结合。

如今,这六种结合模式在湖北也正在逐渐落实。短期与长期结合,常规技术和高端技术相结合。2011年,中国卫生部张茅书记和湖北省卫生厅党组书记杨有旺率湖北眼科专家小组,赴阿尔及利亚开展了“光明万里行”活动,“先由医疗队对受援国眼科患者进行筛查,再让国内专家赴外集中时间和地区治疗,以此为当地人民带去光明与希望。”医疗服务和医学教育相结合。湖北省近几年调整了援外医疗队布局,援外医生们一边治病救人,一边在老师和学生两种身份间切换,在充分利用有限资源的基础上,使技术平台兼顾发展成为培训平台,为受援国培养更多医疗人才。“走出去”和“请进来”相结合。邀请阿尔及利亚和莱索托国家医院的医生针对该国国情进修医学知识。现代医学和传统医学相结合。和受援国国家级医院“结对子”,建立标准化妇产科中心和中医医疗中心。

习近平主席曾在中国援外医疗队派遣50周年表彰会上说过,中国援外医疗队是中国援外工作中的一块金字招牌!湖北省援外医疗队在54年的时间里,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筑起了中阿和中莱之间的友谊之桥!今后,湖北省援外医疗队将继续诠释“不畏艰难,无私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的援外医疗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