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经济>理财

“中色金银”骗术:老板跑路 众多投资者深陷漩涡

“每个业务员都有几十上百个QQ号码,多的有200多个。业务员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网上加好友,拉人开户做贵金属交易。拉进来之后,就不用管客户死活。”曾是中色金银郑州一家代理商业务员的何南向记者回忆经历时表示。

据何南介绍,业务员骗人的手法很多,比如以模拟盘的盈利来诱骗客户开户;冒充性感美女在QQ上色诱人开户;创建所谓免费喊单的QQ群,用自己的其他QQ当托儿,诱骗客户跟单操作;建立专门的“话术”文档,回答客户的疑问……

帅百华消失了!这让很多投资“中色金银”贵金属平台的投资者始料未及。当初看似“高大上”的贵金属交易平台,而今已是人去楼空。

曾经具有中国国际期货有限公司金融事业部总监身份的帅百华,2013年7月隐身幕后创立的这家平台,在不到两年时间把数万投资者拉进黄金、白银等贵金属的金融衍生品电子盘交易中。

业内资深人士向本报透露,国内大约有200万至300万人在进行贵金属电子盘交易,整体交易规模只是近千亿元,但通过高杠杆放大,规模效应并不小于其他衍生品市场。贵金属领域已成诈骗案高发区。

“高大上”原来是骗局

6月29日,中色金银的贵金属交易平台先后两次暂停出入金业务。此后数天,出入金业务一直没有恢复,但订货交易仍可正常进行。7月7日下午,中色金银行情软件停止报价,客户也无法登录交易软件。中色金银位于北京东城区五矿广场C座的公司总部,也被证实人去楼空

中色金银贸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色金银”)贵金属交易平台的投资者们至今不愿意相信这是一场骗局。

作为中色金银郑州一家代理商曾经的业务员,何南(化名)在中色案发之前也认为这是家正规平台。何南也是中色金银的一名受害投资者,被骗近8万元。

“每个业务员都有几十上百个QQ号码,多的有200多个。业务员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网上加好友,拉人开户做贵金属交易。拉进来之后,就不用管客户死活。”何南向上海证券报记者回忆过往近2个月业务员经历时表示。

“一般选择35岁以上,这些人有钱。或者年龄相对更大的人,这些人有闲,又想赚钱。”何南总结道。公司对业务员有硬性规定,“每天至少要加许多QQ好友,完不成要罚款的。每天早晚开会报告成绩,分享经验,检查工作。”

据何南介绍,业务员骗人的手法很多,比如以模拟盘的盈利来诱骗客户开户;冒充性感美女在QQ上色诱人开户;创建所谓免费喊单的QQ群,用自己的其他QQ当托儿,诱骗客户跟单操作;建立专门的“话术”文档,回答客户的疑问……

“客 户每一手白银交易,中色金银能赚多少不得而知,但是会员单位大概就能赚180元,其中120元分给下面的代理商,代理商再将其中40多元分给业务员。有的 业务员一天能赚几百上千元。业务员不会关心客户的死活,他们只想办法让客户更多的操作,而且最好是重仓操作,自己好赚取更多佣金。”何南表示。

何南说:“空闲的时候,同事们会谈论工作两年还是三年之后在郑州买房。事实上,做得好的业务员,两年在郑州买房子问题不大。骗子业务员每个月拿1万元工资很正常,年终奖拿2万元。部门经理年终奖都能拿二、三十万元。”

当了近2个月业务员之后,何南越来越觉得“这就是一家网络诈骗机构”,于是他选择了离开。

尽管如此,何南依然认为这些欺骗行为只是会员单位、代理商层面的单方面行为。至于中色金银贵金属交易平台,何南当时认为是正规的,“高大上”的,投资者是能赚钱的。

他被一些表象所迷惑。

两年之前,平台上线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众多退休高级别官员、经济学者出席。著名经济学家担任中色金银公司总裁。中色金银曾誓言要与纽约黄金市场、伦敦黄金市场、苏黎世黄金市场等比肩而立。

辞职之后,何南将以前同事的QQ、联系方式都删了,“很反感!赚昧心钱!”

但是,何南认为在中色平台上能赚钱,于是开始入场参与中色金银贵金属交易。“现在想想,还是我过于自信,再加上对金融不了解。”何南说。

2015年6月29日,中色金银的贵金属交易平台先后两次暂停出入金业务。此后数天,出入金业务一直没有恢复,但订货交易仍可正常进行。

7月7日下午,中色金银行情软件停止报价,客户也无法登录交易软件。中色金银位于北京东城区五矿广场C座的公司总部,也被证实人去楼空。

小道消息开始满天飞。一则传言称,中色12名高管被带走调查,中色账户近7亿元资金被冻结。

大多数投资者这时才开始警觉起来,开始建立QQ维权群,从早到晚不停地交换着各种真假不明的传言,以及牢骚和不满。

何南也是直到7月8日才知道中色金银案发,然后去警方报案之后,他将一个旧QQ群启用为中色维权群。这个QQ群本来是何南在做业务员时,注册下来准备欺骗客户的。

警方通缉帅百华

9月2日,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发布的案情通报首次确认了帅百华中色金银实际控制人的身份,并指出其“将资金抽逃跑路”的事实。警方通报称,“基金(资金)虽然显示在交易平台上,实际大部分资金已被中色公司实际控制人帅百华非法转移”

早在7月中旬,上证报记者调查时就发现,中色金银工商信息罗列的高管多是其代理人,而其实际控制人正是帅百华。

起初,坊间传言中色金银内蒙分支机构涉嫌股票配资恶意做空A股被调查。内蒙警方带走了中色金银包括前台、保洁在内的多人,中色金银副总裁章亚平在出差返程途中被带走。

中色金银是否因为参与做空被警方调查,记者没能从警方得到确认。而2015年7月29日,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案情通报。这则案情通报称,中色金银贸易中心交易平台系“非法交易平台,涉嫌诈骗投资者钱财……”

8月5日,警方发布的一则案情通报则称,抓捕了34名犯罪嫌疑人,冻结涉案资金2.05亿元,公安部现已对此案进行督办。

2015年9月2日,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发布的案情通报也首次确认了帅百华中色金银实际控制人的身份,并指出其“将资金抽逃跑路”的事实。警方通报称,“基金(资金)虽然显示在交易平台上,实际大部分资金已被中色公司实际控制人帅百华非法转移”。

至此,这起案发已两个多月,牵涉数万投资者的案件开始显山露水。

截至目前,警方发布的案情进展通报里没有涉及中色金银及帅百华等人通过股票配资恶意做空股市的相关内容。

在此次中色金银案发之初,有内部人士曾多次致电帅百华,但两个手机均处于关机状态。

公开资料显示帅百华对股指期货研究较早,在套利方面有深入研究。2010年至2011年2月,帅百华接受媒体采访时的公开身份是中国国际期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际期货”)金融事业部总监兼光华路营业中心总监。

国际期货成立于1992年,总部设在北京,在内地和香港设有期货及证券经营子公司,拥有为客户提供基于中国和全球期货及金融衍生品交易服务的业务。

国际期货官网上一份上传于2012年2月14日的从业人员名单显示,帅百华自2011年5月10日起还曾任该公司直属业务部部门经理,拥有期货业执业证书。另一份上传于2012年3月9日的从业人员名单则没有帅百华。

此外,本报调查发现,中色金银会员单位公开宣传时确曾有股票配资业务,中色金银也网罗了一批操盘经验丰富的从业者,以及知名经济金融界人士作为智囊。

帅百华的这种人才和人脉储备早在其创立中色金银之前就已经开始。除了中色金银之外,帅百华至少曾经或者依然实际控制着两三家公司。

尽管有迹象表明,帅百华在2014年就开始部署“打扫战场”,先后清除了在多家公司的痕迹。但是,其代理人团队成员基本没有变化。

其中,中玺时代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玺控股”)就是帅百华曾实际控制的一家公司,该公司也曾开展过与中色金银类似的贵金属现货业务。

中玺控股投资设立的中玺研究院,旗下也网罗了多位尚且活跃在经济界的专家,这些专家长期在中玺研究院担任职务,从事一些具体事务。

本报曾与其中部分人士取得联系,但他们都拒绝受访。

帅百华幕后织网完成资金流转

帅百华习惯隐身幕后,中色金银的众多会员单位也惯于躲躲闪闪。本报曾联系过中色金银六家会员单位的法人代表,均不知中色金银为何物,都声称是有其他人将自己的身份证借去办理工商注册

除了人脉网,帅百华还织了一张公司网。这张通过会员单位、代理商,以及帅百华实际控制的其他公司织成的网,完成了投资者巨额资金的隐秘流转。这些公司之间关系盘根错节,导致很难理清巨额资金流转的具体形式,及利益分配。

据中色金银某会员单位相关负责人透露,中色金银在全国大约有百余家会员单位,有会员单位还有分支机构。会员单位往往发展有几百家代理商,代理商又分别吸引来众多投资人。简言之,普通投资人处于这条“食物链”中的最低一级。

帅百华这两年越来越习惯隐身幕后,台前的公司运作也都是云山雾罩。2014年世界男子冰壶世锦赛闭幕式上,帅百华以赞助商中色金银贸易中心董事长的身份为获奖队颁奖。这次公开露面已属罕见。

本报调查发现,中色金银的众多会员单位也惯于躲躲闪闪,会员单位实际控制人同样习惯隐身。本报曾联系过中色金银六家会员单位的法人代表,均不知中色金银为何物,都声称是有其他人将自己的身份证借去办理的工商注册。

章亚平等中色金银管理人员会定期赴会员单位考察,这些会员单位也经常以“总部”来称呼中色金银。目前,本报无法查明这些会员单位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与中色金银、帅百华团队是否有关联。

中色金银各地会员单位一般会在北京注册一家贵金属交易公司,以此向普通投资人凸显既欣欣向荣又高大上的姿态。每当会员单位在北京注册公司的名称核准通过之后,章亚平就会在微博晒《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以示庆贺。

除此之外,中色金银公司及其子公司名称也多与有色行业的一些央企名称有些雷同,貌似存在“血缘”关系。有中色金银的会员单位和个人在招商材料、宣讲资料里,甚至宣称中色金银的股东是中色国贸基金、国务院经济发展研究中心。

面对盘根错节的关系,以及各种名目的“中色”,表面上中色金银也曾出台一些整顿措施。比如,2014年9月,中色金银要求各会员发布信息时“不能私自加进例如‘央企’、‘国务院扶持项目’等不确切表述。”

但是,本报发现中色金银自身也会有意无意显示其雄厚“背景”,将政府官员对相关央企的视察新闻放在自己公司官网的醒目位置,并将其置于“公司新闻”栏目之下。中色金银管理人员在社交媒体上偶尔也有类似暗示。

本报暂时未能调查清楚其间是否存在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但是,无疑这些暧昧不清都给普通投资人带来迷惑。

此外,中色金银平台上线仪式,邀请了众多退休高官出席,某经济学家任中色金银总裁,这些都让外界以为平台有背景、有“钱景”。

事实上,这位经济学家早已下海。对于前来问询的中色金银受害投资人,其微博回应称:“既然是黑平台,你为何参与?事情演变过程囤积了风险,学会识别与判断很重要,自己的认知是关键。”

这场微博对质,起于中色金银案发之后,投资人在该经济学家实名认证微博上发问,“你干嘛要去黑平台客串,是何居心。”

于 是有了该经济学家的上述表态,同时还回应称:“最开始他们创业需要我帮助,就任此位,但只是虚名,不参与任何事情。随后一再提醒责任与风险,因为有人告知 问题。只一年就不再担任任何职位,并提醒他们不要再用我的抬头,一而再再而三强调此事。特此告知与我无关,我从未参与任何业务。”

尽管众多个人投资者一再发帖询问,该微博再没有公开回应。

本报记者曾在7月中旬致电这位经济学家,确认微博上的言论出自其本人。其对本报记者仅表示:“期间,有中色金银的会员单位将一些问题私下转给我,我提醒过中色,但是他们不听。”

超高倍杠杆埋巨大隐患

相关主管部门也曾三令五申整顿形形色色的所谓“交易所”,但是由于缺乏更为有效的监管、监督,众多投资者仍然屡屡深陷“炒黄金”等骗局之中

退休官员、经济学家、社会名流抽身而退,留下了众多深陷漩涡的投资人。

近年来,这种以炒贵金属现货、原油等为名的投资活动愈发风靡。虽然为现货交易,实则类似证券期货交易,而且投资杠杆更大,交易机制更大胆,无论是金融风险还是社会管理风险都不容小视。

中色金银公开宣传的杠杆即为100倍,这在行业内属于超高倍的杠杆。

除了收取会员费以外,贵金属交易平台还收取可观的交易手续费。一位接近中色金银核心的知情人士向本报表示,中色金银每年收取会员费就有数千万元,但是这相对整体收入占比很小。

全行业每年总体利润在一两百亿元,但这只是交易平台层面,各类会员和二级代理等层面的收入未有准确统计,收益却并不低。

本报调查获悉,由于交易平台、会员单位、代理商越来越多,这个行业也存在价格战等恶性竞争。

中色金银就曾经将自身打扮成“受害者”身份。比如,在2014年10月底至11月中旬,中色金银曾多次声称遭受网络攻击。但是,之前有平台在案发之后被查明所谓的网络攻击、“断网”实则是欺诈普通投资人的伎俩之一。

据业内人士估计,截至目前全国约200家贵金属交易平台。自2006年始,初期行业发展经历过一轮“跑路潮”,后渐有规范起色,近年来平台欺诈案增多。

作为投资者,处处潜藏着风险,即便已经是受害者也可能二次受骗。比如,天津一家声称正规代理商,在其注册网站上义正辞严地罗列了贵金属诈骗的几种形式:盗用网站、自编交易所、自编会员、后台操作、限制交易、对赌模式等。

同时,这家机构在网站上开辟“黑平台”查询端口,实则是通过钓鱼手法获取私人信息。本报记者在该网站填写资料之后两个小时左右,就有业务员打来电话推广贵金属投资,并且推广电话隔三差五持续不断。

这些贵金属交易平台多数都是依据地方政府一纸批文就设立的,有些甚至没有任何手续。

国家相关主管部门也曾三令五申地整顿形形色色的所谓“交易所”,但是由于缺乏更为有效的监管、监督,众多投资者仍然屡屡深陷“炒黄金”等骗局之中。

“贵金属市场虽然现在更趋合法正规,但始终不是成熟的市场,投资者的接受程度不一样,行业仍需规范。”资深从业人士对本报表示。

 

版权作品,未经今日湖北网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