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党建
街谈巷议(2015-11)
2018-01-21 09:56:41   来源:今日湖北   分享:
0

“三无教授”摘诺奖,创新评价显尴尬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05日致信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中国著名药学家屠呦呦获得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表示祝贺。

“屠呦呦”是谁?上网一查才知道,这位85岁高龄的药学家曾多次落选院士,因没博士学位、未留洋,被称“三无科学家”。

屠教授用在野生植物中发现并萃取出的青蒿素治疗疟疾,对人类药学研究和生命健康方面的贡献得到举世公认,国人在欣喜之余,更多地开始追问为何那些手里掌握着巨大财力、顶级科研条件和诸多资源的院士们的成就,居然远远比不上一名“三无教授”?为何这样一位成就卓越的科学家却屡次落选院士呢?国家科技创新评价体系究竟存在什么问题?

屠教授“三无教授”的冷板凳一坐就是大半辈子,甚至年过八旬不为人识,我想这不仅仅是学界的悲哀,更是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悲哀。

当下的评价搞得越来越复杂,外行评价内行,厚厚的表格,繁杂的程序,让真正搞科研的人望而却步。这种异化的评价体制虽然已经和科技创新本身已经渐行渐远,但其不良倾向和造成的后果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

屠教授的研究是1979年的立项项目,直到今天才放出光彩,评价科技创新成果决不是去排座次、拼人脉和砸钱,重要的是要有扎扎实实的作为,要能够拿出真东西来!

(来源:红网/作者:胡文江)

 

38元一只虾”折射出的“宰客”危机

 

105日,有网友爆料称,在青岛“善德活海鲜烧烤家常菜”吃饭遇到“宰客”事件,该网友在微博上称“点菜时就问清楚虾是不是38元一份,老板说是,结账时居然告诉我们38元一只。”一只海虾38元,真是“宰”你没商量。青岛旅游景区“宰客”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也并非青岛独有,之前三亚、丽江、厦门等很多地方都曾经被曝光过,既有“一盘酸辣土豆丝57元”,又有“点五菜一汤被宰了近万元”。“宰客”为什么会屡禁不止呢?说到底,还是旅游市场监管不到位。

38元一只虾”引起青岛物价和工商部门的高度重视,现场调查显示,“善德”烧烤店虽然已经在菜单最底部明码标价,但极不规范,涉嫌误导消费者消费。对此,物价部门责令其退还非法所得,并按照涉嫌价格欺诈、违反明码标价及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规定,依法进行立案查处。

旅游景区的一些宾馆、饭店、超市等经营者,要想赚得“盆丰钵满”,就必须坚持诚信为本、信誉至上,否则,一旦失去信誉,不仅会使自己的利益受损,更会影响到所在地区的景区形象、城市形象,往往会成为阻挡当地旅游业发展的“拦路石”,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毋庸置疑,这“38元一只虾”的背后,折射的是“宰客”所带来的市场监管不到位和社会诚信缺失的危机。在人们口诛笔伐的声讨中,现在已是政府拿出态度,好好整治整治“宰客”的时候了。

(来源:人民网/作者:刘凤敏)

 

“最大份扬州炒饭”喂猪背后的浮躁心态

 

1023日,扬州一盘总重量为4192公斤的“扬州炒饭”,刷新了吉尼斯世界纪录,但随即爆出炒饭被当作厨余垃圾送去喂猪。网友纷纷质疑主办方 这是在“浪费粮食”和“作秀”。

300人操作、耗费一个多小时制作完成世界“最大份炒饭”,的确为扬州赢得了成功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的荣耀,但主办方却因此招致“浪费”和“作秀”等的舆论质疑。毁誉参半的背后,更暴露出部分国人一味追求眼球效应而罔顾勤俭节约和创造价值的功利化思维与浮躁心态。

破吉尼斯纪录的“最大份炒饭”,不过是为企业做广告、为当地造“业绩”的宣传噱头。提高扬州炒饭的知名度和美誉度,重在脚踏实地的诚信经营和一丝不苟的质量监管。这种以浪费社会资源为代价、旨在满足其哗众取宠虚荣心的行为,既悖逆社会民意和发展大势,也助长了心浮气躁的社会病态。

围观“最大份炒饭”,不仅止于对“炒饭喂猪”等食材浪费的吐槽,更需着眼于对靠拼“人海”和“撒钱”取胜浮躁心态的反思与矫正。虽然此次事件已被取消吉尼斯世界纪录,但有必要让刷新吉尼斯纪录的活动真正回归“挑战极限、超越自我、创造奇迹”的本源。正如四川行政学院社会学教授肖尧中所言,“创造纪录的东西需要有一定的实用价值或可行性,吉尼斯世界纪录的评定标准可以以这来衡量。”

(来源:南方都市报/作者:张玉胜)

 

“扶老人险”背后的社会焦虑如何破解?

 

为了终结“扶与不扶”这个沉重的社会命题,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金服适时推出3元一年的“扶老人险”这一非常规性险种,这在国内尚属首例。不可否认的是,近几年的“扶老人被讹”事件不仅让施善者很受伤,让众多心怀善意者陷入“被讹”假想中,一些地方甚至上演了因怕被讹而“袖手旁观”并造成悲剧。

“扶老人险”或许为社会提供了一次重新正视“扶与不扶”问题的机会:为何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处境如此尴尬,甚至还需借助保险的保护?热销,或许已经给出了答案。除去调侃的成分,买保险无非是因为购买者主观上愿意扶老人,只是畏于被讹而遭受损失,才为自己穿上一身“防护服”,这远比是“养老险”还是“养幼险”本身更加重要。

需要注意的是,投保人购买这个每年3元的保险后,一年内,如果发生“好心扶老人反被讹”的状况,投保人最高可获2万元的法律诉讼费用赔偿,并享受全年法律咨询服务。这意味着,即便买了保险,也并非万事大吉,真正地维护施善者的权益,恐怕还要依靠一套完善的法律制度。

因此,“扶老人险”的出现并非倡导好人好事的终点,不买保险也不能成为冷漠的理由。需要理清的一个事实是,你我都会变老,我们都期待一个幸福的生活环境,而只有一个尊老爱幼、知恩图报的社会,才能提升幸福指数,而这还需你我共同努力。

(来源:人民法院报)

 

扫灰称重:城市治霾的本末倒置

 

有网友爆料,为治理雾霾,郑州市开始“扫灰称重”:任意选取约一平方米路面,用刷子扫取灰尘后放置在电子秤上称重,每平米路面灰尘重量少于10克算达标,否则处罚。郑州市环境卫生处有工作人员对此予以证实。

这项新规的实际意义值得仔细思考:雾霾与路面扬尘究竟有多大的相关性?将这项规定引入环卫工人的考核机制又是否公平?

平心而论,当地政府想要改变环境状况的迫切心理可以理解。但任何事情都要有的放矢。城市雾霾的成因有很多,但不可能也绝不会是路面灰尘,充其量也只能作为污染带来的结果,将其作为治理雾霾的着力点,让人啼笑皆非。相比较而言,燃煤、施工粉尘和汽车尾气更应对雾霾负责。特别是当地巨大的燃煤基数与施工裸露带来的扬尘颗粒移动,理应得到重视。

另一方面,作为一项公共政策,对污染的鉴定与监察制度必须考虑普通人的切身利益,无可争议,但如果这项政策只照顾了公共利益,却极大地增加了一部分群体的工作负担和风险,那么它的初衷和可行性都有待商榷。“每平米路面灰尘重量少于10克,不达标就要受到处罚”,这对原本就处于经济底层、工作负担就很重的环卫工群体是否过于苛刻?为完成雾霾治理任务,拿部分环卫工群体利益为代价,也歪曲了治理雾霾的意义。

城市的雾霾治理从来都不是依靠某一群体和一蹴而就的,以人为本才是治霾的核心与关键。

(来源:新京报/作者:王云飞)

 

别让“5A级摘牌”昙花一现

 

由于存在价格欺诈等问题,山海关景区5A级资质被取消;丽江古城、西溪湿地、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明十三陵景区等65A级景区被严重警告,全国通报并限期整改。

长期以来,5A级旅游景区是许多游客慕名而至的旅游胜地,同时也是旅游纠纷的高发场所。然而,“最高段位”的旅游景区却不能让游客体验到相对应的旅游体验。例如这次被摘牌的山海关景区,早在几年前就屡次传出价格欺诈事件,而处于弱势地位的游客,往往投诉无门,不了了之,这就更加助长了一部分景区的违规气焰,从而使这些景区的5A级“模范带头”作用彰显无疑。

从去年第四季度到今年第一季度,各地有44A级景区被摘牌,9家闻名全国的5A级景区被警告。从4A摘牌到5A警告,从5A警告到5A摘牌,效率和力度都让我们不禁要为国家旅游局点个赞。但是,5A摘牌到底是偶尔的惊鸿一现,还是将在之后成为常态的高压电网,恐怕,很多景区管理部门也在等待观望。

摘不摘牌必须要有一套可供操作的细则规定。既要依照《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的划分与评定》国家标准执行,还要继续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无论你是何种影响力的名山大川,只要触犯高压,就是要名正言顺的摘、不留情面的摘,同时,还要把摘牌的过程和依据公开化,在旅游局官方网站上公示,在群众的监督下阳关管理。

旅游业是高回报的产业,是促进社会发展和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一环,加强旅游业的管理势在必行。而营造清风朗月、和谐公平的景区环境,摘牌只是理所应当的一步。

(来源:中国文明网/作者:胡洪成)

技术支持:湖北报网新闻传媒有限公司

今日湖北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2020021375号-2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备案号:4201060200352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