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文艺之音

欧亚穿越欧亚大陆桥随笔最忆中卫沙坡头!(上

   

    塞上江南,神奇宁夏,美丽中卫,我不禁写下这样一段话:欧亚兄语录:宁夏中卫沙坡头,黄河之水绝色黄——黄的金滢,黄的逞亮,黄的诗意,黄的深沉,黄的醉人,黄的纯粹,黄的名副其实,黄的令人温情化澎湃!


    中卫,大美无疆!


    据信,王维就是在这里写下长河落日圆。


    《使至塞上》是王维奉命赴边疆慰问将士途中所作的一首纪行诗,记述出使塞上的旅程以及旅程中所见的塞外风光。


    颔联两句包含多重意蕴,借蓬草自况,写飘零之感;颈联两句描绘了边陲大漠中壮阔雄奇的景象,境界阔大,气象雄浑;尾联两句虚写战争已取得胜利,流露出对都护的赞叹。此诗既反映了边塞生活,同时也表达了诗人由于被排挤而产生的孤独、寂寞、悲伤之情以及在大漠的雄浑景色中情感得到熏陶、净化、升华后产生的慷慨悲壮之情,显露出一种豁达情怀。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不过,今天写到这里,我就得向中卫人民表示个谦意了:2011年,天宫一号发射时,我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的“见闻实录——柔情弱水流沙大漠雄风曲——东风航天城48小时感受”中,写下过这样的一段话:


   “千百年来,世人皆曰王维的《使至塞上》,是途径宁夏时描写黄河的景致。我想这一定是历史的误会。“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首联是“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其中所称的“居延”,就是航天城北上一百余公里处的额济纳旗居延海。

 

    一千多年前,王维出塞正是经武威、张掖达嘉峪关的,而那里,正是弱水的上游,曾经的居延泽。


    我当时想表达的意思是,王维应该在今天航天城一带写下的这首诗。


    我还煞有介事的说:关于这段“公案”,航天城从未领会过。‘心在祖国原无论东北西北,名高天下何必辩襄阳南阳’;‘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这,也许就是酒泉航天人至诚至深的境界之一吧。”


    其实,我今天到想说,中卫人的境界那也是可圈可点的,因为至今他们并未就我的这番说辞与我理论过。中卫人的大度,那也是可见一斑的!


    宁夏总面积为6.64万多平方千米,仅大于台湾省和海南省。而中卫市就占了其四分之一。中卫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中西部,为宁夏、内蒙古、甘肃三省区交汇处,是黄河中上游第一个自流灌溉市,总面积1.7万平方千米。比1.641万平方公里的北京的略大一点点点,约为8494平方公里国土面积的武汉的一倍。


    中卫市西北部就是著名的腾格里沙漠,境内有10万公顷的黄河冲积平原。中宁枸杞种植面积已达43.3万亩,占全国的七分之一;枸杞干果年产量达5万吨,占全国的25%。


    塞外江南,中卫防风治沙的经验与成果,闻名于世!沙坡头旅游区一年接待游三百万人次,这在塞外,那也是奇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