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下,毒牌复刻品牌的后起之秀

毒牌导读 】谈起美国,你会想到什么?多半是可口可乐、麦当劳、苹果……谈起德国,你会想到宝马、奔驰、西门子、……那么当外国人谈起中国,多半是美食! 功夫! 熊猫!还有中国制造!

似乎有点尴尬。固然中华美食文化博大精深,功夫令人神往,熊猫也很可爱,可是如果中国呈献给世界的只有这些传统与自然之物,那我们近四十年来的努力都用在哪儿了?

没错,中国成了当之无愧的世界代工厂,民间手工业制造工艺象征世界之最,没有中国人仿制不出来的东西,说到制造业工艺,不得不说的就是复刻手表。有一种常见的论调,一对土耳其兄弟开创复刻表先河,而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复刻工艺进入了中国,多年以后,复刻工艺在中国人手里发扬光大,并推向巅峰。

说到仿表,可能大家的印象还停留在古惑仔的电影里面的那个场景,山鸡卖了陈浩南给的劳力士满天星,买了个假的,结果被KTV的妹子一拍……针就飞出来了,那就是当时广州西站100,200的水准。

但是,尽管经过多年的发展,国家政策的支持,技术壁垒的被打破,复刻表的制造的工艺、外观、设计、细节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一些高级大厂制造的手表甚至已经达到与正品一并高下的水平。

然而并没有出现复刻表“走别人的路,让他们无路可走”的情形。在价格上,欧洲或者说瑞士的正品手表的品牌光环抵消了中国廉价劳动力和原材料的优势;从话语权上,他们通过名不正则言不顺品牌壁垒始终限制着复刻表在供应链上的地位。

平心而论,“Made in China”闻名全球,复刻手表像千千万万的中国制造一样,赢得了市场,却赢不了理应属于它的尊重。深入人心了吗?中国排名前十的复刻大厂,仍有大量产出是欧洲品牌手表厂商的OEM(代工生产),营收高,利润低,干着脏活累活重活,钱却都让腕表品牌商赚了。

面对这些品牌封锁或者说技术壁垒,复刻手表企业应该如何积极积极突围。

首先,从源头上说明。工艺、设计、创新、细节以及限量带来的稀缺感、品牌价值所彰显的身份感和尊贵感 ,决定了很多人对手表的痴迷。而目前的复刻表是在通过正品的拆卸,一比一开模仿制,精准复刻,一些高级大厂的甚至可以达到99%的还原度,要说真正的技术壁垒,那便是是机芯和部分金属用料无法完全一致,除外几乎可以说是复刻手表只是缺少商标的正品。因为在给欧洲厂商的代工中,已经有相应的技术。

关于机芯部分,中国的机芯制造的产量已经占据了40%,在对大厂机芯的改造、自主研制方面都缺的不俗的成绩,从工艺层面的渗透这个角度切入,机芯制作工艺的技术壁垒已经几乎被打破了。

通常这些手表的售价只需要原厂正品的5%左右,而原厂正品撇除造价、人工、广告营销、品牌溢价外,利润空间竟然高达60%。尽管如此,复刻表还是难登大雅之堂, 徒有其表、没有神韵,是复刻手表所承受的骂名之一,虽然这并不妨碍其凭借强大的工艺水准做的家大业大,为人所熟识。

没有品牌的加持,议价能力上不去,单凭人力和供应链管是是无法在腕表行业占据主动的。于是毒牌开始谋求另类的复刻手表突围之路,没有品牌,精选手表,拔高标准也许是另一个出路。

毒牌作为严格严格意义上的互联网企业品牌,拥有天然的营销和传播基因,所欠缺的则是制造能力。所以主要凭借独特的手表选款师和评测师,同时和制造业企业合作,采取毒辣的差表、丑表淘汰机制,对广大手表爱好者而言,一款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的腕表,价格也可以很亲民,同样的也可以很有内涵。以此在众多高价腕表品牌的竞争中杀出一条血路。

当然,这种方式不是简简单单选款而已,好的产品终究需要企业走向上游,把控供应链和设计制造工序。如今毒牌首先要做的是扭转世人对复刻表的偏见,复刻手表伪而不劣。

作为复刻企业,自主创牌是另一种艰难的决定,这条路,大概最难走,无法取巧只能硬拼。欧洲制表上百年的工艺专利垄断,还有品牌历史积淀,还有复杂制表工艺像三问、万年历和陀飞轮这些复杂功能,这些是摆在复刻品牌面前的三道坎,还有自主创新能力是对复刻表的最终考验,像这些,都在毒牌的预想之内,从对从工艺向台前掌控、从台前向幕后渗透、在原有基础上全线突围。

吐槽复刻工艺似乎已经是一件越来越政治正确的事儿了,比如侵犯正品商标等等,其实令我最难理解的是:为什么都2018年了,别人应不应该佩戴一款复刻表还需征得其他人的同意。但其实又不忍苛责,这恰恰说明,复刻品牌要为自己正名,要走的路其实还很远。与其拿着“复刻表只是缺少商标的正品的说法来安慰自己,不如用心去想想如何让复刻表获得应属于它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