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谈巷议(2016-12)

公务分时租车究竟能跑多远? 

在公车改革“长驱直入”的今天,公务员分时租车应运而生,有“蹭热点”之嫌——与当前风生水起的分享模式有关。但是,这个点“踩”得好、“蹭”得妙,为公务员用车提供了新途径,也利于减少“车轮上的腐败”。

分时租车所用车辆是电动汽车,这就为绿色出行开辟了新路。如果越来越多的公务员不是开私家车上班,更不是滥用公车,而是青睐分时租车,势必节约能源,可纾解有“首堵”之称的首都交通压力。

但是,起步再快,如果“动力”不够,“路障”过多,配套措施阙如,也很难跑得远。在关注分时租赁车辆数量的同时,更应该关注充电桩够不够、网点数足不足、能不能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等难题。

不同于一般的社会分时租车,公务分时租赁主要是为了满足公务出行需求。那么,对何为“公务需求”就应有一个明确的范围,应以其公务行为而不是公务员的身份作为判别标准。换言之,公务员租车办私事,应当严格禁止。这就要求配套的审批和监管程序要跟上。

这一两年来,除了网约车,分时租车这种新兴事物也在北京火了起来,使用手机就可以完成下单、租车还车甚至打开车门等操作。预计到今年年底,供北京公务员使用的分时租赁车辆将达到6000辆。

(来源:广州日报/作者:王石川) 

 

环保“不合格”政绩也能评优秀? 

7月16日至8月16日,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河南省开展了环境保护督察,11月15日,督察组向河南省委、省政府反馈了督察意见。意见认为,河南全省环境保护形势依然十分严峻,意见中还指出2015年,在全省环境保护责任目标考核中,郑州市考核结果为未完成。但在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考核中,郑州市考核结果为优秀。

一个“未完成”一个“优秀”,截然不同的两个考评结果出现在同一句话,看似合理,但实际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当然,这一考核也并非无据可循。意见中所提的考核结果是根据2015年发布的《河南省市县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考核评价工作办法》来进行评判的。在办法中,郑州市属于人均生产总值在4万元以上(含4万元)的省辖市,生态环境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指标权重仅为18%。而考核权重最高的依旧是和GDP有关的经济规模质量效应,占比达50%。也难怪在环境保护责任目标未完成的情况,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考核优秀。由此可见,又是一个以GDP作为城市发展衡量指标的考核,环境保护被置于边缘位置。

在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查组反馈的意见中,郑州市成为全国污染最重的省会城市之一。其空气质量在全国74个重点城市排名中,从2013年倒数第10,一路下滑到2016年上半年倒数第3。如此之多的环境问题依旧没有得到有效处理,也难怪环境责任保护目标未完成。畸形的政绩观,就使得只要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考核优秀,环境问题无关紧要。

每年年底,是地方两会召开之际,也是地方政府制定规划下一年发展目标的最佳时机。河南政府应重视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查组反馈意见,充分考量环境保护的重要意义,重新制定一份符合绿色发展趋势的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考核评价工作办法。让环境保护目标考核,不再置于边缘地位,成为地方发展的一项关键性考核指标。

(来源:光明时评/作者:陈鸣默) 

 

“一枪崩了你”的警察必须清除出队伍 

11月16日,网传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公安分局韭菜园派出所民警李必胜殴打医务人员、扰乱医疗秩序一事,芙蓉分局回应称分局纪检部门正对此进行调查。

李必胜在医院发飙时竟威胁医务人员“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这种疯狂言行,放在防恐级别高的国家和地区,会摊上大事。在我国,发布威胁性信息,比如“某处放了炸弹”也涉嫌刑事犯罪。李必胜是警察,“一枪崩了你”的威胁具有秩序破坏力,会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芙蓉分局称纪检部门正在调查。我认为,这种事首先应进行治安甚至刑事调查。李必胜的行为显然超出了“违纪”范畴,不管是“一枪崩了你”,还是在医院吵闹、殴打医务人员和保安,都涉嫌违法犯罪,符合刑法中关于寻衅滋事罪的定义。纪检部门调查警察违法也不是不可以,但舆论有必要给官方打个预防针:法律问题和纪律问题要分开处理,避免用纪律上的严肃处理代替或遮蔽法律责任。

面对110派来处置的辅警,李必胜一张嘴就是“没卵用的辅警”,我们不难想象,他平日工作中是怎样对待辅警同事的。对法律缺少应有的敬畏,而特权思维似乎达到了极致,以枪抖威风的人是很危险的,把枪交给这种人,是对社会的严重不负责任。

有些害群之马,比如说“穿警服就是来打人的”“一枪崩了你”,对于这种扭曲警察使命的混混,我们没有必要以降低职业标准迁就他们。

(来源:燕赵晚报/作者:马涤明) 

 

“地铁丢书”纵是作秀又何妨 

近日,英国演员艾玛?沃特森将自己喜欢的书放在地铁的角落,并在书里夹有留言纸条,以此来推广地铁阅读和全民读书,在网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日前,为鼓励人们在互联网时代多读书,分享阅读的快乐,演员黄晓明在北京开展中国版“地铁丢书”。诸多演艺界和文化界人士也在北上广等地的地铁上开展“丢书大作战”。

有网友认为,活动的目的在于推广阅读,而发动明星丢书,也是考虑到通过明星效应,可以引起更多关注和参与。更多的网友则是在质疑,指出活动的形式大于意义,其实质是一场商业营销活动,而明星的加入,使得其更像一场“作秀”。

虽然“丢书大作战”带有真人秀色彩,但通过“作秀”,唤醒民众“沉睡的阅读”,岂不是很好的推广方式?今天,更多的人变成了低头族,然而低头看的不是书,却是手机。“地铁丢书”就像一道闪光,将一些人的目光吸引到书本上,何必过度苛责。

一座城市的文明水平,取决于这座城市里面人的文明素质,主要体现在市民精神面貌、言行举止上,连续三年,全民阅读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完善公共文化设施建设,用共享唤醒沉睡的阅读,让读书尽可能地覆盖到更多的人群,让书店在城市中仍能保留自己的一席之地,丰富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城市推崇阅读,阅读改变城市。让阅读拥有生命力,为城市注入沁人心脾的诗书之气,还需要持久的努力。

(来源:长城网) 

 

政府拒当“官赖”值得肯定 

截至9月底,山东省已累计偿还政府拖欠工程款663亿元,偿还比例为66%,其中使用置换债券偿还376亿元,占已偿还额的56.7%。山东偿还政府拖欠工程款663亿元,14市完成清偿。新闻让人欣喜,表明山东政府清欠的决心和实际行动。

老百姓把政府欠薪形象地比喻是“老子抢儿子的钱”,群众戏称为“官赖”。从某种意义上说,“官赖”比“老赖”更可怕。“老赖”欠薪可以找到法人代表,依法清欠具体的执法对象,而“官赖”的对象是“集体领导”,法律追究“集体领导”是非常难的,何况政府机关的权力是不可以随便冒犯的,所以才有了如今的法院执行难的窘境。

政府欠薪一方面严重败坏了政府公信,一方面因为是政府欠薪,也让农民工维权更困难。一些政府的形象工程是大工程,老板承包了工程,垫了资,最后政府一直赖账,最终转嫁到最弱势的农民工身上。所以农民工讨薪难,而政府欠薪农民工依法讨要更是难上加难。

几年前人社部、发改委、监察部、财政部、住建部五部委曾发布《关于加强建设工程项目管理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通知》规定“政府或政府部门工程项目拖欠工程款导致拖欠工资问题引发严重群体性事件的,要严肃追究有关领导和责任人员的责任”。 但这一通知规定并未对地方政府形成“硬约束”,相关规定成了“墙上画虎不咬人”的纸老虎。

对于治理政府欠薪,除了依靠法律的强制执行外,还需要多方联手互动,各种配套措施跟进,并着力建立长效机制,在及时处理政府拖欠工程款历史遗留问题的同时,各类新建政府投资类项目在可行性论证阶段必须首先落实建设资金来源,切实避免形成新的政府拖欠工程款,更好地维护政府信誉。唯此,政府欠薪问题才能得到根治。

(来源:河北新闻网/作者:左崇年) 

 

“抢开罚单”撕开“执罚经济”遮羞布 

近日,网传河南南阳两名交警为抢开罚单引发激烈争执,一名年轻警员同一名坐在警车驾驶室内的警员疑因查车开罚单事件引发言语争执。年轻警员称,“你开你的(罚单),我开我的,谁能拦住(违章车辆)是谁的本事,谁也不影响谁,都把任务完成了。”

一起违章,两路交警抢罚,让人啼笑皆非。二人发生言语冲突行为失当、言语粗俗、表述有误,影响警队形象,也有二人因为抢开罚单爆出了实话,道出了实情——罚款就是为了完成任务,而且是领导所授予的任务,撕开了“执罚经济”的遮羞布。

这些年来,执法部门将罚款作为必须完成的任务,何止南阳交警部门?屡有新闻报道称,一些地方的交通、城管、工商、环保、税务等部门单纯地将执法变成“执罚”,层层下达罚没任务指标,并将指标分解给每个执法者以及协警、协管等协助执法人员,甚至制定了年度罚款创收任务,且和年终奖惩挂钩。

当执法变成为完成任务而“执罚”,执法者极可能背负压力,从部门或个人利益出发,四处凑任务,从而乱执法、乱打击,甚至于违法执法,侵害相关自然人或法人的正当权益。将执法变成“执罚”,还会加重相关行业负担,消减民生利益。

类似南阳交警那样追求“执罚经济”的做法应受到制裁。要深挖“执罚经济”形成根源,比如执法部门是否存在以罚养人、以罚养政情形,换言之,执法人员工资、福利以及部门办公经费是否靠罚款开支,执法部门是否设立了罚款小金库,是否不曾实行收支两条线。如有这些情形,则清除多养人员、拆除小金库,给执法部门充分的经费保障,同时让违规者付出应有代价。

(来源:中国青年网/作者:何勇海)